清风雨烟

魔道众人的b站一日游(1)

暂别西风:

魏无羡睡得正香,忽然腿上一重,像是有人将腿搭在他身上,他迷迷糊糊的想:二哥哥什么时候睡姿这么奔放了?一边伸出只手去摸腿上的重物,谁知随手一挥却打中了一样东西,咯得人手疼。忽然听见了极轻的一声“嘶”声 ,他立刻清醒过来,却觉得这声音有些耳熟?“江澄!你怎么跑着来了?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回应他的是中气十足的怒声:“魏无羡!你偷摸来莲花坞做什么!”


莲花坞?他没去啊?他明明和蓝湛一起睡在客栈里的?蓝湛现在在哪?


魏无羡一下坐起身来,眼睛适应了灰暗的幻境稍稍看清左手边有个白衣人, 双手规矩的放在小腹上,寿终就寝的熟悉睡姿,悬起的心一下放下了,有转头看向右边,江澄的声音似乎离他很近。转头看见了一张阴沉的脸,“你又在捣什么鬼?”魏无羡避开他些,嫌弃的挥了挥手,“你离我远点,我可是有家室的人,离那么近作甚?”江澄“切”了一声,不过还是稍稍挪远了一些。


近些年来他和江澄的关系好了不少,虽然不像从前,但每年偶尔能心平气和聊一聊,拌拌嘴,祭拜江叔叔、虞夫人和师姐。


魏无羡本想消停些的,可惜眼神太好,瞧见了江澄的身后,也是一身紫衣看花纹是江家嫡系子弟,身量娇小穿着双小巧的绣鞋,一瞧就是个女子。他立刻来了兴致,一掌拍在江澄肩头,“不容易啊,江家终于有女主人了,快让我看看哪家姑娘这么眼瞎看上你了?”江澄嫌弃的把他的爪子扒了下来, “你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。”魏无羡已经坐不住了,绕过江澄就去看他身后人的样子,如遭雷劈一般愣在当场,“你又怎么了?”江澄转过去看也愣住了,“师姐!”


“姐!”江厌离的尸体是他看着下葬的,十多年了,怎么也不可能还保持着当年的样子!江澄伸手去摸喉咙上那道使她当场丧命的剑痕,连自己都没有发现手抖得几乎失去了触觉,许久才敢确定那片肌肤光滑如初,甚至还能感觉到脉动。心底的欣喜一下涌了上来,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了还活着的感觉。


魏无羡蹲在一旁看着,眼眶一热,几乎贪婪的看着师姐的样子,胸膛规律的起伏,呼吸平稳。忽然江厌离眉头一皱,似乎是被他们吵醒了,魏无羡和江澄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,不敢吵到她,但事不如愿,江厌离缓缓睁开了眼,眼神有些懵懂,像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。“阿澄?阿羡?”


随着江厌离睁眼,这处空间像是活了过来,渐渐传来了有人苏醒的声音,同时空间亮了起来。这时魏无羡才发现这里装了多少人!有了江厌离这个例子,他们看到金子轩、金光瑶、晓星尘以及一堆人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惊讶,反倒在意料之中。


“阿羡?”魏无羡心下一紧,竟有些慌乱,一张能和人随意聊到祖宗十八辈以前的嘴像是被蓝忘机下了禁言,怎么都发不出声来,只能干巴巴的答道:“师姐。”脸上的忐忑显而易见,两辈子加起来快四十的人如今像是个犯错的孩子,期期艾艾的不敢见人。“阿羡这是怎么了?变模样了,没以前好看。”


“说来话长。”江澄在一边凉凉的来了一句。忽然有人握住了魏无羡的手, 他回过头直直对上了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,手上温凉的触感传来,竟奇迹般得平静了心情,“师姐,你不恨我吗?”江厌离像是知道他要问什么,笑着说:“怎么会,我们阿羡最乖了。”她像从前一样摸了摸魏无羡的头,“那是意外,师姐刚才都看到了,不要不开心了。”江澄在一旁冷哼了一声,立即被自家姐姐照样摸了摸头,哄孩子一样,“阿澄也是最乖的。”“姐,我不是小孩子了。”这么说着脸上却没有半分愠色,也不舍得离开那只手。
几句话间其他人也醒了。


“舅舅!”金凌才醒来就看见江澄被人摸头还没有发火,忽然觉得这是个假的舅舅。“你是……”才说了个开头,就被劈头盖脸一顿骂,“你什么你, 这是你娘!”哦,还是熟悉的舅舅,等等他说什么来着?旁边又是一个男声响起,“江晚吟!你骂谁儿子呢?”那人穿着一身金星雪浪袍,眉间一点朱砂,俊美骄矜。


“阿凌都长这么大了。”女子将手放下,看着他笑脸盈盈,与从前江澄给他看过的画像一模一样,忽然鼻头一酸,整个人扑进了江厌离的怀里,闷闷的喊道:“爹、娘。”金子轩看着抱在一起的母子二人,轻笑一声,也上前去,将两人都抱进了怀里。


蓝曦臣醒来看见身侧的金星雪浪袍,浑身一僵,呢喃道:“阿瑶。”却不想被人听到了,“二哥。”他如梦初醒,“我……”“二哥,不用说了,那几年闭关的日子我在昏睡的时候都瞧见了。我心愿已了,死都死了又有什么不能看开的。”


“二弟莫不是只看到了他。”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“大哥。”蓝曦臣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金光瑶护在身后,聂明玦皱眉,“护他做什么,我又不能让他再死一次。”倒有几分被刀灵影响前的模样,揪出了身后颤颤巍巍的聂怀桑,“你躲什么,算计人的时候不是很厉害。”


“大……大哥”聂怀桑这声喊的细如蚊蝇。“你将聂家管得很好。”聂怀桑原以为会有一顿责骂,谁知竟能得来嘉奖,还未及露出笑颜,聂明玦随即话锋一转,“你那些玩意儿若是能扔掉一定能更好。”聂怀桑换上了一副哭丧脸。蓝曦臣看着,觉得时光一下子回到了多年前。


温宁其实不该睡的,自成了凶尸之后他一日都没合过眼,见到姐姐的时候像是做了梦,直到温情一掌拍在他肩上,说:“愣什么愣,这么多年了还这样!”虽然是骂,却也是笑着的。“情姐姐。”“这是阿苑吧。”温情高兴地掐了把蓝思追的脸蛋,“还好是含光君养的你,要是魏无羡那家伙来,估计天天把你埋土里,到时候长大了上蹿下跳像只猴似的长不成规规矩矩的样。”


比起其他地方,这边就有些剑拔弩张了。宋子琛醒来发现薛洋躺在他边上差点一拂尘抽上去,而阿箐在满世界找她的竹竿,打算一竿竿夺死他。何奈这破地方什么都没有,三个人只能肉搏,晓星尘发现自己的眼睛竟然回来了,还没高兴一会儿宋子琛和薛洋就打了起来,或者说宋子琛打起了薛洋,薛洋并没有还手。


“子琛,你先停手吧。”宋子琛依言收了手,仍是警惕的看着薛洋,不知他要做什么,晓星尘也看着他却不知该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。


忽然,一个声音响起,“佛曰有三千世界,而三千世界又分一千小世界、一千中世界与一千大世界,它们互相联结由一千小世界构成中世界,一千中世界构成大世界。”就在薛洋憋不住想问这些关我屁事的时候,它说到了点子上,“你们所处的世界是一方中世界,在相联结的大世界中,你们的世界是一本书,也就是话本。”它顿了一顿,又道:“话本只是变现形式,并不影响思考与抉择。”众人安心下来,“大世界中人喜欢话本中的故事,并以此衍生出以这个中世界为原型的其他故事就是小世界,今日你们只需看些小礼物便可从空间内出去了,至于看的顺序就让话本主角来决定。”


说完,一样宽约三寸,长约四寸的东西飘到了魏无羡手中,众人中间出现了一个圆球映射出一片光幕在空间一角。


魏无羡看着眼前的东西,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夷陵老祖也看不出究竟是什么, 想起先前的一番理论,觉得可能是其他世界的东西,随手点了一个小方块。光幕上的场景变幻起来,成了几个酒坛,吵闹的市井气传来——“唉唉唉,听说没?魏无羡死啦!大快人心啊!”

评论

热度(127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