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风雨烟

【魔道】突然看见家长儿婿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!(3)

倾兮大总攻:

魏无羡继续说:“金孔雀我告诉你,金凌的性格简直和你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"


金子轩黑脸,你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?满脸嫌弃是怎么回事?


江厌离道:“阿羡,阿凌的道侣…”


魏无羡:“思追儿可好了!是被二哥哥一手带大的!你说对吧,蓝湛?”


他扬起笑脸看着蓝忘机,蓝忘机眼神柔和下来,道:“思追性子温润有礼,不错。”


既然是被含光君夸了“不错”必然不会作假。


虞夫人:“江澄你给我解释一下!你和蓝家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
江澄扭扭捏捏(bu shi)犹豫半晌:“我与蓝家宗主蓝涣…已结为道…侣。”


天知道他说出“道侣”两字有多困难,前不久还讽刺魏无羡“死给”,转眼又和蓝涣好上了。


虞夫人:“胡闹。”


虞夫人皱皱眉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
江枫眠安慰道:“阿澄也大了,有自己喜欢的人很好。”


江澄也没有说话,虞夫人冷冷的哼了一声 道:“要是那个什么蓝涣品行不端你别想。”


江澄闻言悄悄松了一口气,便知道有戏 。


藏色散人笑着调侃道:“紫鸢还是这般性子。”


虞夫人撇过头,道:“管好自己的儿子,别让他把我儿子给带坏了。”


藏色散人摇摇头道:“紫鸢怎么能这么说呢?阿婴可是在江家长大,要带坏也是江家把阿婴带坏了。”


虞夫人心直口快道:“你没听他们说吗?魏婴已经脱离江家了。”


突然沉默。虞夫人也意识到说错了话,冷冷的哼了一声。


藏色散人垂下眼睑,苦笑。


这紫鸢也真是,戳弱点戳那么准。


江澄:“……没有。”


虞夫人:“嗯?”


江澄咬牙道:“魏无羡他…还是江家人。"


虞夫人面露不悦之色,道:“怎么还留在江家。”心底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
当然得在江家。魏婴欠江家的,永远也还不清,没有谁能给他资格叛逃江家。


藏色散人也知。紫鸢就是这个性格。口嫌体直。


这点她儿子似乎也遗传了呢。


江澄:“魏无羡他…没有对不起江家。娘之前的话,他做到了。”


什么话?


——死也要护着他。


是啊,他魏无羡做到了。到死也护着江澄。


魏无羡知道以江澄的性格说出这些话已经很为难了,嘻嘻笑道:“师妹,你可别这样。师兄我好感动啊!”


江澄冷冷的哼了一声。


不理魏无羡的模样竟如虞夫人如出一辙。


众人心道:果真是母子。
……
魏无羡道:“诶诶,娘你们怎么…额活了?”


金子轩:“怎么?不高兴?”


魏无羡笑道:“师姐他们复活我自然可以高兴三天睡不着觉,至于你嘛——”


他摇摇头,连连啧声:“啧啧啧。”


金子轩的脸不出意外的又黑了。


江厌离掩面笑道:“好啦,阿羡。”


魏长泽道:“不知。”


魏无羡撇撇嘴:自己爹怎么和蓝湛一个性子啊!亲生的吗?


然后看着一旁对自家夫君调笑的藏色散人,点头笃定:亲生的!


江澄:“那想好怎么对仙门百家解释了吗?”


虞夫人:“解释什么。活了几个人而已,他不乐意?”


虞夫人霸气!


藏色散人:“紫鸢温柔点嘛!也只有枫眠肯要你。”


虞夫人:“他爱要不要。”


江枫眠道:“我要。”


虞夫人脸颊上一抹薄红浮现。


她道:“你这个性子除了你家那位也没谁可以接受。”


藏色散人笑着靠在了魏长泽怀里,“至少有长泽。”


魏长泽:“嗯。”


魏无羡:好吧,的确是亲生的。








更新晚了。。。瑟瑟发抖


码字快码完的时候去吃饭了……


然后吃饭的时候看见一篇文文……


就忘记了……

评论

热度(249)